熟白

「因为,就是很喜欢呀。」
万年竹中心咸鱼写手
林是我永远的本命 是执念
梦间集无脑吹 永远喜欢绿竹棒
和画师 微博 @Arklins 长期合作
她是神仙 我爱她

《猫》1.


       cp荒竹
      含我流荒竹 预计十章内完结 最后会有车 大概
  OOC预警

  
  『壹』
  万年竹从来都不是个弱势的妖怪,这一点,荒一直都明白。准确而言,是从他由神堕妖后,偶遇那竹妖的一刻起就知道,这竹妖定是与众不同的了。
  在这之前,荒也见过不少的竹子妖怪。他们往往都一袭白衣,面容清隽,品行端正,风度翩翩,堪称君子,是能动口绝不动手的优秀典范。而荒第一次见到万年竹时,那一身翠绿的青年正左手握剑,将一不知好歹的小妖怪毫不留情地击杀。大概是感受到来自他人的过于强烈的目光,他抬起头来,稍稍抬眼朝荒的方向瞥了一眼,便又垂下眼去,小心翼翼地擦拭剑身上沾染的血迹。
  荒趁这时打量对方的样貌:面容清丽,闻气息可辨出亦是竹之一族;精瘦的身板上覆着恰到好处的肌肉,袒露的胸口上有显眼的红色妖纹遍布。人与景结合起来,这竹妖比起君子,或许称之为“剑客”一类更为恰当。
  当时的荒依旧带着属于神之子的心高气傲,遇见面对自己还能依旧不慌不忙甚至无视的妖还是第一次,竟生了些兴趣,遂破天荒地主动前去交谈。他没有料到,这只因兴趣迈出的一步,日后竟成了他解不开的缘。
  由植物化成的妖,起初多半都喜欢四处游历,领略一番大好河山。毕竟未修炼得当时,他们不得不长久地扎根于固定的一处,无法动弹,只得靠飘过的风知晓外界各种各样的消息。恰好风又是个善于添油加醋的家伙,每每将那些草木的心撩拨得雀跃不已,使其无比向往外界,巴不得能立刻就出发。万年竹也不例外,不过,他出行的目的不仅仅是赏景,更重要的是寻音律。他善奏笛,曲调轻扬婉转,绕梁三日。还在自己的竹林里时,他吹给自己听,也吹给天地万物听。时间久了免不了乏味,越发希冀着令自己眼前一亮的曲子,所谓觅知音。那身材颀长妖力强大的男子朝他走过来时,万年竹是有些厌的。方才那人毫不收敛的目光给他留下了无礼的第一印象。他擦完竹剑插回笛中,本想默然离去,却听上方传来一声询问:
  “汝为何名?”
  他蹙眉,起身,直视着对方的眼睛,波澜不惊地开口回应:“难道你不知道,询他人名前,不先自报家门,是很失礼的举动吗?”言毕,他随意地握笛轻击掌心,眼神一转唇角向下,竟露个不喜神态。
  “真是个……无礼的家伙啊。”
  这之后的事,荒已记不得了。留在他脑海里的,便是那自称万年竹的妖为他吹奏一曲。而后他又与其在竹林里相逢,他欲停留几日,万年竹也不阻拦,甚至顺势邀他,以竹酒待客。那日竹酒醇香宛若还萦绕齿间,自那时起,他俩的来往也密切起来。相处的时间越多,荒对万年竹也越改观。那是个笛身剑心的竹妖呵,从不露窃态,能乖巧地跪坐鸣笛,也能酣畅地使剑守护他所看重的东西。是为君,更为侠。
  因此,当由于意外而已身为一名式神的荒再见到突然拜访的万年竹时,自是惊喜掺半的。更令他奇怪的是,万年竹是于深夜悄悄到访的。待荒一拉上房门,他便扑通一身坐倒在地,放下一直捂着头部的双臂。他昂起头,眼里第一次带上了荒从未见过的一闪而逝的无措。
  “荒,”他平复了一下呼吸,缓而坚定地开口,“帮我。”
  荒莫名其妙地看着万年竹,刚想道疑惑,突然目光移到对方脑袋上,便立刻明白一二。
  ——那墨黑色的发上,多了一对同色的猫耳。

评论 ( 3 )
热度 ( 61 )

© 熟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