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白

「因为,就是很喜欢呀。」
万年竹中心咸鱼写手
林是我永远的本命 是执念
梦间集无脑吹 永远喜欢绿竹棒
和画师 微博 @Arklins 长期合作
她是神仙 我爱她

《印记》赫特cp
过渡章 下章开始进入正文(你可真会逼逼)
这种大白话但舒服的文风模仿不来啊,但自己写得挺爽的。私设如山,ooc归我。

贰.
  杰特在镇上的评价并不好,准确来说,是在孩子们当中评价很糟糕。
  十四岁是个已经半只脚踏入成人门槛的年龄了,至少这个年纪已经可以被条子抓进局里去了。杰特的父亲脾气爆,母亲又早早离世,自然而然促使了他和他父亲一样令人畏惧的性格。他替校门口被小青年勒索的学生出气,比对方还不讲理,一言不合拳头就往人脸上打,从此就给自己竖了敌,时不时被那群小社畜找麻烦。杰特是不怕的,他什么都不怕。他和对方打群架,一打五,多数时候被揍得鼻青脸肿;但他从不示弱,即便被摁在地上胖揍也要想办法掏人的裆——下流但效果一流。 于是他成了警局的常客,和条子喝过不止一回的茶,一边翻着白眼一边等着自己名义上的监护人领自己回家。
  毕竟父亲基本不管他的。
  杰特好胜,还好强,和同龄人比赛即便是游戏也要争个一二。他确实是强者,至少在游戏方面是的。他可以用地摊货的陀螺把高档玩具店里一只上百的陀螺撞飞,还能用一颗弹珠把其他孩子手里一大盒一大盒的弹珠通通赢回来。俗话说强者总是孤独的,渐渐的没有孩子敢和他玩,这个时候他偏偏倔得像牛,不玩就不玩,一个人照样寻得乐子过得开心。
  ——表面上还真的挺开心的。
  他一直以为这种无所谓的日子还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具体结束的期限连他自己都没个确数。直到他被那个从未见过的蓝发大少爷好心地拉过去贴了个创口贴,他才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是孤单太久了,久到他快忘了要怎么和他人好好相处。
  “喂,大少爷。以后有谁欺负你,喊我,我帮你教训他。”
  他的舌头绕了半天没发出“谢谢”那两个音节,只好用电视剧里看到过的所谓好兄弟间义气的承诺来向对方表示感谢。马赫盯着他,然后噗地一声大笑起来。
  “杰特,”他边笑边用手抹眼泪,“你真有趣。”
  “既然都说了愿意替我打人,那不如我们交个朋友吧。”
  荒诞的逻辑,杰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险些翻不过来。
  “好。”
  他想自己可能在今天被打成智障了。
  但他不讨厌这种当傻子的感觉。

评论 ( 19 )
热度 ( 5 )

© 熟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