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白

「因为,就是很喜欢呀。」
万年竹中心咸鱼写手
林是我永远的本命 是执念
梦间集无脑吹 永远喜欢绿竹棒
和画师 微博 @Arklins 长期合作
她是神仙 我爱她

  《印记》
         灵魂伴侣梗,有改动。非原动画世界观设定,大概不会出现异次元陀螺一类。
         两个小傻子(划掉)安安静静谈恋爱的故事。私设如山。ooc归我。

壹.
  马赫第一次见到杰特是在他十四岁的暑假。那年随着父亲工作调动,一家人不得不乔迁新居。新家位于一个小镇上,没了大都市的喧闹也没了呛人的汽车尾气。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马赫没觉得这个镇子和原来的城市有什么区别,甚至还觉得前者更胜一筹:在都市中他着实没什么朋友。不是他的脾气臭——他的脾气真是顶级的好了——而且没有交朋友的机会。如今在这个镇子上,凭着友善温润的性子,他很快和孩子们打成一片。
  马赫一家算是当时镇子上最富有的人家了,以至于和他交好的伙伴们时不时会打趣他几句“大少爷”。马赫不介意这样的称呼,但这不代表他喜欢。每当这时他就收起温和的微笑,严肃地盯着喊“大少爷”的人,让其不好意思再重复才罢休。
  与杰特的第一次相遇不算美好,甚至可以说是糟糕透顶。放学回家的路上马赫听见小巷子隐约传来打斗声,竟莫名其妙好奇心爆棚,悄悄然过去想一探究竟。这一看就不得了了。他瞧见一个黑发的男孩——准确说是浓得发黑的蓝——一下子摞倒了他面前的一个看起来比他还要年长几岁的少年。紧接着,那男孩毫不犹豫、不留情面地转守为攻刷刷几下将剩下几人通通打倒在地。这之后他貌似还不解气,狠狠地往其中一个人身上又踹了几脚,嘴里骂骂咧咧嘟囔几句才彻底罢休,甩了甩手准备离开“案发现场”。
  一回头两人就对上了眼。
  刚干完架的家伙就这么直直地盯着马赫,什么也没有说,反倒后者被他盯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最终还是马赫打破沉默,“你受伤了。”
  “哈?”那人开口了,是很好听的清亮的少年音,尾音上翘着带着略微的沙哑,“你说什么?”
  马赫一瞬间觉得对方可能下一秒就会冲上来给自己的脸部一拳,可他那时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又一字一句重复了一遍:“你受伤了。”他走上前,想把伤口指给对方看,结果刚伸手就又缩了回去:“鼻梁上好大一个口。”蓝黑发色的男孩沉默了。他低下头去,握紧的拳头颤抖着,慢慢地松开,然后再次抬头,这时马赫才注意到对方有一双漂亮的翡翠绿的眼眸。“你好奇怪啊。”他双手抱臂用审视的眼光很不礼貌地打量了马赫一番,“看你这样子,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吧?竟然主动跟我搭话?啧,我还以为目睹了我打架的全过程后就该吓得立刻逃走了呢。”他咧开嘴大概是想露出个不羁的笑,结果牵扯了鼻梁的伤口,立刻疼得龇牙咧嘴,面部表情怪异地扭曲在一起令人发笑。
  马赫也确实笑了出来。
  “虽然不知道你打架的缘由,但伤口还是处理下比较好。”他一边忍笑一边放下书包,“我来给你处理一下吧。”
  对方又不做声了,半晌,才瓮声瓮气地回了句:“你叫什么名字?”“马赫。”他头也不抬,专心从包里翻找那一包创可贴和那一盒消毒棉花。
  “……叫我杰特就成。”
  马赫抬起头,看见自称杰特的少年别过脸去,颇为变扭地双臂再次交叉在一起。一瞬间他又想笑,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当时的马赫绝没想到这善意的举动牵起了一段期限为永远的缘分。而得知杰特在小镇上人际关系糟糕,并在之后十几年两人成为不可分离的挚友这种种事情,则都是后话了。

评论 ( 7 )
热度 ( 5 )

© 熟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