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白

「因为,就是很喜欢呀。」
万年竹中心咸鱼写手
林是我永远的本命 是执念
梦间集无脑吹 永远喜欢绿竹棒
和画师 微博 @Arklins 长期合作
她是神仙 我爱她

关于林的小甜饼[。]又是自戏

>日常
>打①一类符号的地方最后有注解(可以不看)

  隐在层叠山峦中的桃源绿荫缭绕。后山清新的空气使得因长时间闷在室内办公而昏昏欲睡的头脑为之一振。躲在足以遮天的树荫下,背靠粗壮的树干,翻开从皇宫巨大图书室里带出来的诗集,将它摊开放在膝上。清脆的鸟鸣与悦耳的蝉鸣交杂着谱写出协奏曲。只属于桃源的古文字被某种植物的汁液书写于泛黄的纸张上,小心翼翼地翻过每一页好似在对待最为珍贵的易碎品。

  突然远处隐隐约约传来脚步声。身体本能性的紧绷,又立刻在人呼喊的声音中放松。装作没注意到的样子继续将视线集中在书页上,实则心绪早已飞向来人的方向。待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便抬起头来,看着站在不远处正犹豫着是否靠近的她微笑起来。

  “啊……你来了吗。”

  一脸轻松地开口,打破了沉默的尴尬。朝她挥挥手,又拍了拍自己身边的空位,邀请对方过来坐在自己身旁。

  “要过来一起看吗?如果你答应,我会很开心的哦?”

  意料之内地看见她愣了一下,面颊泛起淡淡的粉红。体贴地又往旁边挪了挪为她留出更宽阔的位置。把诗集移到两人中间,起初是偷偷地瞥着她好奇地阅读诗歌却又因为不懂古文字而疑惑的神情,边解释着这是桃源的古代文字,又继而更加大胆,干脆直接注视着对方看得出神。她一如既往的迟钝,半晌才发现着有些火辣辣的目光,惊得抬起头来。

  “嗯……?没什么呢。瞧,你的头发上沾了点东西——”

  毫不避讳地伸手帮她把一缕发丝别到耳后,面不改色地找着拙劣的借口,倒也没被识破,暗自心里偷笑她的可爱。猛然间想起了什么,一边责怪自己也跟着迟钝蠢笨,一边翻起书页主动接起话头。

  “对了,我有一首特别喜欢的诗想念给你听……可以吗?”

  听闻自己的请求,她眼神亮晶晶地点了点头。见对方饶有兴趣,便放了心,缓缓地便翻书页便开口念起来。这一首诗着实是太过熟悉,甚至到了烂记于心、倒背如流的地步,不用多加思考就能脱口而出。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①

  平缓的,温柔的,用自己所能展现出的最具感情的声气虔诚地诵读着。不知不觉中用古文字的发音念起,压低的嗓音浅浅地回荡在安静的山林中,一阵一阵,消失在唇角勾起的弧度里。

  “……嗯?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吗?”②

  仄脸看着她略显困惑的面孔。无奈地轻声笑了,眯起眼睛,自然而然地悄悄将手搭在她的手背上。

  “没事哦……不明白也没关系的。”③

  即便你不明白也好……没事的。至少,我自己懂得我在表达什么样的情感。虽然那是那么含蓄的方式啊,但你总归会领会我的心意的吧?就算你的那么的迟钝,也一定、一定会明白的吧。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特洛伊美亚的公主殿下,我是多么的喜欢你呢。

  

 *①②③的剧情(或者说对话?)出自林的生日语音。和林的亲妈交谈后得知这一段本来是归在剧情里的,于是忍不住写了出来<<<<

  

评论 ( 13 )
热度 ( 3 )

© 熟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