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白

「因为,就是很喜欢呀。」
万年竹中心咸鱼写手
林是我永远的本命 是执念
梦间集无脑吹 永远喜欢绿竹棒
和画师 微博 @Arklins 长期合作
她是神仙 我爱她

Myself【1】

△根据冰糖太太短漫衍生的脑洞
△本来是短篇但我太废话就变成中篇了,估计
△好大的ooc,垃圾预警

"The fact is what you can see, myself."

bad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有人跟他说“哦老天,你长得可真像班杰明那小子。”这句话了。也许已经有数十次,或许更多。
如果一个人多次被他人评价长得像一位超级英雄,这个人多半会感到快乐和自豪:瞧,我的外表像那位英雄,这可真棒。但被评价的对象不是例子中的“一个人”,而是bad,另一个时间线中的班杰明。仅仅在那段与其他时间线的自己在一块儿的短暂时间里,他已经收获了至少四次的夸赞:“哦!你长得真像那个Ben10。”nega、mad和Benzarro姑且不提,他不懂为何Albedo也会对自己来上一句开头几乎一模一样的评价。“啊,你长得真像那个混蛋Ben10。我不得不承认,你比我还像他。”那个与班杰明有着一个模子里刻出来面孔的,白发红瞳的小鬼如是说。
“这句话还是留给你自己吧Albedo,即便如此,即便你是个小矮子,有什么需要假扮班杰明的行动我们还是会一致推选你去的。”bad记得他是用他自以为优秀实则在他人眼里有些扭曲的幽默感这样回答的,并成功使那个臭屁的盖文星人耷拉下脸,可惜这次没有给他带来胜利的快感。
——因为他真的,真的太像班杰明了。这是件纵然他用尽世间所有谎言也无法掩盖的事实。除了发色的不同他可以断定其他染色体都是复制黏贴一般的。而这点小差别只需去一次理发店就会消失得一干二净。
由此,bad想起小时候母亲给他讲过的一篇童话故事。有一个人他什么都没有,寂寞孤独一贫如洗;但什么都没有的人很乐观,他想这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是相对的,日出对应日落,花开对应花落,出生对应死亡,什么都没有就对应什么都有,那么这个世界上肯定也有一个和他对应的人,而且还是个什么都有的人。于是,什么都没有人在他的路途中常常想起什么都有的人,为对方感到幸福,从而自己也幸福起来。当时他认为这是个非常美好的故事甚至拍着小手为什么都没有的人感到开心,可现在回忆起来这故事所带来的嘲讽远远大于乐观和温暖。他觉得什么都没有的人愚蠢至极,非常可悲,并不由自主地嫉妒起那个什么都有人来。
就像现在的自己一样。
如果一切真的都是相对的话,正义对应邪恶,什么都有对应什么都没有,一个人光鲜对应另一人受罪……那班杰明和他就是这样的一种关系了罢。
正义Ben的主心骨,有幸福家庭,有体贴拍档,还有能够生活在光明世界里的权利与资本。好令人羡慕啊,班杰明。好公平啊,讨厌的上帝。为了平衡这份礼物,你就创造出了我,身处邪恶阵营,父母双亡,孑然一身,终日惶恐度日。这不正是童话的翻版?可惜,自己是什么都没有的人,班杰明是那什么都有的人。更该死的是,童话里的主人公从未确认想象中人的存在,而他不仅肯定对方的存在,甚至还与对方见过面。
再邪恶的反派也会偶尔本能般敬畏或者羡慕正派,bad自然也不能幸免。
简直就是个玩笑,这不公平,他的内心叫嚣着。那就公平一点吧,他听见有声音在耳边呢喃,一回头发现自己站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那就给你公正吧,班杰明。”置身于另一个你所处的世界,你们有几乎相等的筹码,怎么样,是不是很公平?
开什么宇宙玩笑,我早就输得一塌糊涂了。bad捂住耳朵狠狠甩甩头。我什么都没有。就凭相同的名字和躯体?这跟一好一坏两个马铃薯有什么区别?Oh,man,这不好玩,别让我做梦了,这个梦太长了。
“那你就自己争取嘛。”那个声音带着笑意响起,“那个也是你,你取代他不就好了。难不成你害怕自己?”
bad一瞬间睁大了眼睛。
取代?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让另一个自己永远消失就好了。
“嘿——Rook——!”少年的清亮音色从远处逐渐逼近。即便人流密集,他依旧看见那个棕发绿眼的少年一头冲向了站在不远处雪泥大王门口的高个外星人,bad看不清他的脸,但他知道那绝对是张洋溢着快乐的笑脸。
“哇哦。”路过的人看了眼棕发少年,又看了看bad,就算不说明bad也知道他想表达什么:这两人真像啊。
“呃,好吧。”翡翠绿的眼眸被垂下的眼皮半遮掩,“取代这个主意不错。”
我不想再当那个跟你很像的人了,班杰明。
我想当“你”。
Myself。

评论 ( 6 )
热度 ( 12 )

© 熟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