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白

我记得我是荒竹写手(笑容里露着疲惫贫穷和爬墙)

[bad/nega]详略不当的甜饼

◎想吃bad和nega但没粮所以只好自己来了
◎就这样,嗯

自从上一次莫名其妙地被带到一个no watch Timeline,莫名其妙地见了一群同体,又莫名其妙地被送回了自己原来的世界后,bad ben觉得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变故可以再吓到他并足以让他发懵的了。甚至,在之后的无聊日子里,他还总是回想起那段本质上算不上多美好的记忆——好好玩弄了那个没有小破表的自己这件事确实给自己带来了挺大的欢愉。
可能是这样的想法多了后,人的意愿自然而然会得到上天的回应。自然bad ben作为一个无神论者(如果他相信有神,那么他也不会有那么恶劣的性子了,更何况在这个绝望的世界中连神明的权威都被模糊)是不会相信这种解释的,但此刻他也不得不试着去接受——他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周围的环境就已经不是他的房间。第一次摸着自己的良心(如果有的话),bad ben发誓这一切只过了一个晚上,而且他也绝对没有在梦中启动小破表。
他直挺挺地在水泥地上躺了一会儿,慢慢地坐起再站起。狠狠地挠了把自己的黑发,bad ben发现自己貌似又穿越了——呃在他们那个世界某个东方的国度貌似很流行这个词——准确来说,是自己又由于不知名的原因被强行送到了另一个世界。他看了看手腕上的小破表,按了几下,还能运转,这下便彻底放了心。他躺着的地方正好是个死胡同里,无论如何还是先出去再说。

灯红酒绿,耀眼的斑斓的光恍惚了bad ben的眼,四周成排的服装店和大型商场的音响中播放着的不同的歌曲回荡在夜里。繁华,这是他对这个地方的第一印象。在他的Timeline中可从未有过这般景象,即使有他也没见到过。属于十六岁男孩的好奇在这一刻迸发,他一步三蹦地冲进多而不杂的人流里。街上行人的衣着个个时尚甚至前卫,大胆的配色神奇的剪裁闪耀的亮片精致的手绣花纹……那些新奇的衣服款式和搭配风格是bad ben做梦也想不到的。还有街边那些亮着巨大招牌的服装及奢侈品店,即使是一件衬衫都闪着时髦的光——或许他们之中有一些就是当今这个世界的潮流。
Oh, man.
Bad第一次觉得自己十六年真是白活了。
但这个地方,总感觉越来越熟悉了,好像和脑海里某个世界的描述非常相像?时髦的……时尚的世界,好像和那个总是戴着兜帽的家伙所在的世界描述很像啊。他一边走着一边皱着眉头回忆,碰地一声撞到了人。
“……”
鼻子出气的声音。
Bad揉了揉额头,并没有想道歉的意思。他颇不满地想看看究竟是谁走路不长眼睛(或许他从来就没有要检讨自己的习惯),却吃了一惊。嘿,对方是谁啊,不就是当时evil ben里的一位吗?他可真是一点都没变,连衣服都不曾换过一件,还是那件乌黑的外套,还有那熟悉的表情——一脸的嫌弃。他隐约记得如果不是突然出了些意外,他原本打算去勾搭一下对方的。他对对方很感兴趣,比对那个no watch还感兴趣——至少他本人认为,这回不是狗遣兔子的玩弄心态。
“Nega?”他试探性地开口。
带着深深黑眼圈的眼睛眯了起来,向下的嘴角扯动了几下。
“Yes.”他说,“It's me.”
“Bad.”

Nega对于自己所处什么时间什么地点都是毫不在意的,当他被传送回属于自己的Timeline时,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欣喜不是悲伤也不是茫然——什么都不是,有的只是自己终于又可以打街机而发自内心的感慨。
毕竟,他缺乏时尚因子,而且在他心目中,一切都是蹩脚的。所谓的时尚啊潮流啊,不过也是一时的时髦,要是想融入这个追求时髦为人生目标的世界,就意味着要开始大笔大笔烧钱了。他宁愿真的把口袋里的美刀全一把火烧掉或者是喂狗,也不愿意将它们花在布料上(在nega眼里再时髦的衣裳也不过是块布——也没错,因为没人能否认衣服是用布做的这个事实),乖乖地成为更迭极快潮流的奴仆。
即使是这么一个全是垃圾的世界(在他看来),也有让nega提起兴趣的事情——比如说,打街机和肝游戏。
稍稍有那么一点自恋,nega认为自己其实也算得上是游戏厅里的游戏小王子了(误)。
然而同样的一个晚上,就在他再次准备前往游戏厅的时候,好巧不巧,他被人撞了。他又立刻发现,这个人好面熟。与那个no watch几乎一模一样的外表除了那头黑漆漆的发,脸上挂着的不满与痞气,挑着的眉毛,所有的特征都指向同一个人——那个bad ben,坏到骨子里的家伙。不过自己是不怎么在意了,对方再坏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怎么会在这里。”略微皱眉,nega还是一脸的嫌弃。
“well…..故事很长,你肯定不爱听。”bad摊手,“简单概括,我穿越了,穿到你的世界里来了。”
真当我会信啊妈的智障(误)穿越?nega把手插进衣服两边宽大的口袋里:“我信。”好吧,从自己带上小破表开始,这个世界就已经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了,何况对方如果不是真的错乱了时空,也不会倒霉跑到自己这个Timeline里。“那我先走了,忙。”忙着打游戏,自己在内心补上一句,然后径直朝对方身边走去。谁料bad伸出手臂拦住了他,薄荷绿的眼睛再次眯起。噢,充满了坏念头。Nega在那双薄荷绿里找不到任何一点友善安全的讯息。
“hey…”他咧开嘴笑了,坏笑,“不论你想干什么,我也要跟着去。”

电子屏上显示出大大的红色KO。十六岁的黑发男孩懊恼地叫了一声,宛如被敌人逮住的革命烈士一样梗着脖子,任另一位十六岁的棕发黑衣男孩在其脸上又添了一笔。
“Oh man…..”这个nega打游戏怎么那么厉害呢,简直是深藏不露啊。
至今和对方打了两个小时街机的bad觉得人不可貌相这句话真是对极了。他死缠烂打半天对方才同意让自己跟着来,前提是要陪着一起打游戏;原本以为这是个不能再简单的条件,真正尝试后才发现这根本就是一个阴谋。对方操作游戏的手速简直无人能敌,快到只能看见残影。Bad怀疑或许对方已经把这个游戏厅的所有游戏都玩了个遍,即使蒙着眼睛也能稳赢不误。自己根本跟不上对方的速度,更何况还在周围如此嘈杂的情况下,只能被打得落花流水。按照输一局就令对方在自己脸上画一笔的规则,自己估计是要成全黑脸了。
充满恶意地在对方脸上又添了一笔,nega面无表情的脸上仿佛出现了笑意。把对方骗来真是个不错的选择,给今晚增添了不少乐趣。满意地看着对方充满黑笔印子的脸——自己的杰作,nega的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扬起来。
对方笑了。倍受打击的bad抬头,正好看见对方微微上扬的唇角和含着笑意的灰色眼眸。
真好看,一时间他有些懵,脑海里只有这三个字。之后,恶劣的想法推搡着涌入大脑。“喂喂,我也输得够惨的了。”他无奈地笑着,语气却轻浮着危险的信息,“nega,怎么说也让我来一下吧?虽然是我硬要跟着来,可这两个小时的游戏花的都是我的钱……”他把裤子口袋内心都翻了出来,耸着肩膀。
“你可不像吝啬钱的人。”nega收起了笑容,木着脸看着满脸委屈的对方。好麻烦……换做以前自己肯定不想理睬对方直接走人,奈何今天心情意外不错,也多亏了那个bad,就破例一次吧。“哦。”把笔递给对方,“那就只能画一笔。”
Bad点点头接过笔。
Nega突然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我可不满足画一笔哟!”
野兽般贪婪的坏笑。
Ouch,完蛋了。




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剧烈的游戏音效中,黑发的男孩突然凑近了黑衣男孩,拽住对方的衣领狠狠的吻了上去。Nega下意识反抗着要推开对方,却遭到更猛烈的攻势。
“……”
算了,一会儿再变身教训他吧。
最终,他无可奈何地闭上眼睛,自甘堕落地沉沦于对方流氓一般的亲吻之中。

评论 ( 4 )
热度 ( 5 )

© 熟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