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白

一个脾气屌差的才学疏浅的咸鱼罢辽。

ill(2)

我原本以为在我问完“你觉得自己有病吗”这个可怕的问题后,阿比斯会很激动地站起来甚至挥拳头打我,但很明显我错了,他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很平静地回答了我:“我是有病,不然怎么会呆在这里。但是真正对我来说,世界上没有有病没病的概念,对于思想来说。”他眨了眨眼,继续道:“当一个人精神错乱再也无法思考时,才是真正的病了。但是如果一个人只是因为思想与大部分人不同,甚至只是因为不为当今时代所接受就被判定为有病,那就是天大的错误了。不过,没人会觉得这是错误,因为错误也是由如今人们的思想所形成的——如果我的思想在当今被大多数人赞同拥护,你们就是所谓的错误者。”

他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话,我听得一愣愣的。这句话信息量好大,所幸不是那么生涩难懂,而我竟也觉得这话很有道理,而且,或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真理。

“不过呢,”他有些不安分地挫了一下袖口,“或许我除了在思想上还有哪里不对吧,但我确实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说完这些话,阿比斯竟然翘起嘴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半晌,见我有些懵地看着他,他倒像主人似得主动打开了话匣:“先生听说过上个月发生的那场商场纵火案吗?”

商场纵火案?这我当然记得,而且还记得清楚无比。“虽然他们不想让我们知道外界的消息,我是说,负面的,越少越好。不过我还是有办法拿到那期报纸。”阿比斯眯起眼睛微笑了,“罪犯的手段极其差劲,唯一的优势就是自身低弱的存在感,以及那种——令人心惊胆战的怨恨。他直接在人最多的超市区泼了不知道怎么被他带进来的汽油,然后用打火机点了火。没有技术含量,但还是给早已失去防备,或者说更本没有戒备之心的商场带来不小的损失和打击。”一丝不差!我在心里小声惊叹。看来你确实是自己看过这个报道的,我盯着他的脸。他任我盯着,继续毫不在意地开口:“而且最后的结果……那个人从某种方面来说很幸运,检查出来说他早已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最后判决他无罪。”他耸了耸肩:“幸运的家伙……要是我……”

他闭上了嘴,没有再说下去。

我满肚子疑惑,刚想说什么,阿比斯却主动下了逐客令:“天色不早了先生,请回吧,我想我们可以明天接着说。”他眨了眨眼睛,紫色的眼眸里泛起奇怪的神色。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站起身来。

离开前我瞥了眼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手很漂亮,我说。

他的眼神突然沉了一下。“谢谢。”他最终还是彬彬有礼地回应了,但看起来非常勉强。

我在心里记下这个细节,离开了房间。

 


评论
热度 ( 1 )

© 熟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