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白

我记得我是荒竹写手(笑容里露着疲惫贫穷和爬墙)

《ill》

可能有的雷点:
【精神病设定】【疯狂言论】【二次设定身份与原著不同】
——————————————
《ill》

门很厚。
这扇铁门估计足足比其他房间的门厚了两倍,推起来十分费力。
身旁的护理人员看起来倒是习以为常,脸上分外还挂着心有余悸的神情。我有点疑惑,不就是一位病人吗,又不是穷凶极恶的歹徒,至于这样“关押”?护理人员瞥了我一眼,像是知道了我内心的疑惑,又像是自言自语:“他可不是普通的病人……说是精神病吧却又不是很像……但是……但是他肯定疯了!”我握紧了手里的纸笔,这次来我就是为了了解不被人们所知的精神病人的世界,而且为了自身安全,我还特意请护理人员为我挑选了一位不具有攻击性的、较为平稳的病人。
据他们说,那位病人之前是个年轻有为的钢琴家。如果不是因为一年前那场意外,或者说是这个病,他现在应该在宽敞的高顶演奏厅里向观众鞠躬示意。即使如此,他现在毕竟是个精神病患者,无论之前他是什么工作是什么样的人,患病后的一切都不得而知。
至少他可以交流,护理人员这么说,而且他不会伤害你。
总感觉有些瘆人。我定了定神,见门已经被打开,就大步走了进去。护理人员们并没有离开,帮我把门关上后就一直待在门口,生怕我出什么意外。
房间里很白,除了一张木桌,两张木椅,一张床就什么都没有了,墙壁上像是舍不得似得连个窗子也没留。我很明显就注意到了桌子对面坐着的青年。他有着一头浅紫色的短发,发梢略往外翘起,却又不显得太过翘起而凌乱,显然是被打理过的;他的面孔俊朗,已有着英气;肤色很正常,不是病态的白,只是因为精神上的疲惫脸颊有点凹陷;眼睛虽不是炯炯有神,却也燃着光彩,整个人显得平静而沉稳。
他的身上,很明显地,有着属于钢琴家的优雅气质。看来他们的话并不假。
如果不是提前知道他是个精神病人,我根本不会把他和任何精神疾病联系到一起,只会想这是一个看起来挺棒的青年人。
上天有时候就是那么不公平。
“啊……先生,早上好。”
他抬眸看见正呆愣愣站着的不知所措的我,微笑着向我打招呼,只是那微笑煞是淡薄,似早餐摊上卖的薄粥,浅浅的一层,稀释地堆都堆不起来。现在确是早晨,至少我能断言,以他可以主动打招呼来看,他并不是那种已经彻底崩溃疯狂的病人,或许还能比一些普通人更加聪慧。我朝他打了招呼,便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与他面对着面。在我拉开椅子坐上去的整个过程里,他只是安静地看着我,一言不发。“先生是距今为止第三个来拜访我的人了。”他理了下衣领,缓缓道,“希望先生不会被我的言论吓到,先前的两位先生都惊恐地逃跑了,愿他们现在平安无事。”我注视着他,那温柔平和的声线和不起一丝波澜的面孔仿佛都证明了他是个精神毫无异常的正常人,他能如此圆滑地对话,反倒让我无所适从了。
为了让交流变得方便,我询问他的名字。他先是摇了摇头,之后还是张口说了:“既然得知我的名字能为你提供便利,我很乐意告诉你。阿比斯奥尼尔沙曼,我的名字,可以叫我阿比斯。”他的身子晃了一下,将手放到桌上撑住自己,继续道:“但是,很快这世上将再也没有阿比斯这个人,所以,先生也无需记得那么认真了。”
大概就在这时,我才感觉到了这个紫发青年的不对劲。轻生?但也不像,他的一举一动都很爱惜自己,又或者只是单纯的说一句?
“如果先生准备好,我们随时可以开始。”阿比斯再次发话了。
那我们开始吧,阿比斯。我尽量让自己温和起来,拿出了纸笔。

评论
热度 ( 3 )

© 熟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