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白

我记得我是荒竹写手(笑容里露着疲惫贫穷和爬墙)

这个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独立短文】

*深夜脑洞
《这个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茫茫绿海中有一座小木屋。
夕雾就住在小木屋里,守着木屋旁的一大片花圃。她从记事起就与父母住在这里了,已经与这片森林、花海以及这座木屋产生了密不可分的感情。然而时光荏苒,昔日的大树还是大树,当年的鲜花依旧是鲜花,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却只剩下她一人。夕雾的名字是他的父亲取的,是个美丽的名字,但夕雾却不是个非常漂亮的姑娘,站在人群中很快就会被淹没,一点也不起眼。她甚至不是非常的聪明。总的来说,夕雾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
就这样过了好多年。
夕雾独自守着这片花圃、这座森林、这个埋藏着她童年欢声笑语的地方。只有她一个人,其他人类好像从未知晓过这个地方一样,几年来没有一人踏进森林的门槛。刚开始,夕雾还能耐得住寂寞,她感兴趣地将周围的一切都探索了个遍,偶尔发现不小心闯进花圃中的小动物也会高兴上好一阵子,与小动物玩上一个下午。但渐渐地她就迷茫起来。她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她也确实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事情。除了每天照看花圃以外,她就真的是无所事事,小动物们似乎也变得聪明了,再也没有糊涂虫跑到这里来。她也想过离开森林出去逛逛,但当她发现一旦离开木屋几百米远后,就几乎看不清回去的路了,这森林很大,走出去估计也要三天三夜,夕雾不想冒这个险。
最后,实在寂寞的夕雾只得把精神寄托在虚幻的故事中,有些故事是父母讲给她听的,还有一些是夕雾自己想的。这个时候夕雾才发现自己的想象能力。她喜欢把自己放进故事中,就好像自己真正地是故事中的人物一样,在天空中翱翔,在花丛中与蝴蝶共舞,在嫩绿的叶片下品尝清晨的第一滴露水……这一切都多么美好,可惜没人与她分享。
就算是琼浆玉液,吃独食久了也会厌恶的。夕雾更寂寞了,她希望能有位听众,与她促膝长谈,倾听她讲那有趣的故事。一切都是渺茫,童话里的仙子也没用拿着魔法棒出现在夕雾面前帮她实现愿望。
直到那一阵风吹起。
那阵风开始像是误打误撞进来的一样,不停地转着圈儿,好几次晕头撞脑地撞到木屋的窗户上;后来风貌似平静下来,不在用力拍打木屋的四壁、扯着花儿们的柔弱的茎。它柔和起来,拂过人面颊的时候舒服极了。夕雾兴奋了起来。她久久观察着风,觉得它就像一个人一般,它可以做自己的倾听者。她走出木屋跑到花圃里,坐在花丛中开始轻轻嘀咕她的故事。一开始是小声的,后来声音就越渐放大,最后夕雾彻底敞开了心扉,仿佛那风真的就是一名小伙伴。她讲到愉快的部分时,风会发出呼呼的笑声;她讲述主人公悲惨的经历时,风会呜呜地哭泣哽咽;讲到战斗的高潮部分时,随着自己声音的高亢,风击打着树干,发出“啪啪啪啪”的声响,像是激动地鼓起了掌。她陶醉其中,风也沉迷于此。
“风啊,风。”夕雾说完最后一个字,躺在地上望着天,看着被风抚摸过的树叶奏起动听的交响曲,“你也知道吧,这个故事并没有完呢,所以明天你也一定要准时到来啊。”她的声音再次低落下去,尽管嘴唇还是微微蠕动,却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听清楚她的话语。
第二天的下午,夕雾被风击打窗户的重响吵醒,糊涂了半天恍然想起昨天与风的约定。夕雾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好。风啊,风,她在心里默念,谢谢你遵守了约定。夕雾跟昨天一样,跟风说了一下午的话,给风讲了一下午的故事。这一讲就是二十一天,夕雾不知不觉将这个故事接了下去,从一个短短的故事变成了一个长长的、长的看不到底的故事。如果是别人的话,绝对不会听我说那么长的故事,说那么久的话的,夕雾心想。
这个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第二十二天,就在夕雾还在睡梦中时,木屋的门被敲响了。她睡眼朦胧地打开门,眼前的一切让她吃了一惊。一个男孩,哦是的,一个人类男孩儿,就活生生站在门口。他一脸疲惫,似乎走了好久的路。“嘿姑娘。”他挤出一个笑容,“能让我进去休息一会儿吗——就一会儿,我真的累死了,再也走不动路啦。”
夕雾愣了半天,眼泪突然夺眶而出。男孩有些莫名其妙,慌张地、手足无措地想要安慰眼前的女孩。“当然可以。”夕雾抽泣着,突然破涕为笑,“请进吧……”她真的太高兴了,她有朋友了,虽然可能就一会儿的功夫,但她真的太渴望一个人类伙伴了,就算只是见一面也好啊。“我是风,是一名旅行家。”男孩拍着胸脯自豪地介绍道。夕雾听见男孩的名字愣了一下,半天没有反应过来。风用手在夕雾眼前晃了好几下:“听得见我说吗?”“啊啊……我叫夕雾!”她迟钝地回答,怪不好意思的。风笑了起来,说她真是他见过最迟钝的姑娘。夕雾也跟着笑,她喜欢这样的感觉。
风在小木屋休息了一晚上,就在夕雾以为他要离开时风却突然变卦,说想要在这儿多呆几天。夕雾也不隐瞒自己的感情,几乎要跳起来抱着风转三圈,当然她没有这么大的力气,只是高兴地笑,仅此而已。她拉着风去花圃里玩耍,带他去爬离这儿不远的大树,以前她一直不敢独自攀爬上去。他们坐在树枝上看星星,在花圃中打闹,但两人最喜欢的还是讲故事与听故事。夕雾将上次与风一起说的故事接着讲了下去,她竟然忘记了眼前的风并不知道前面情节的事,而风也听得津津有味,没有不理解的地方。这个故事可真长啊,风和夕雾一起呆了足足十天,这故事也没用讲完。风离开的时候是半夜,他悄悄地走的,第二日一早夕雾发现打地铺的风不见的时候就知道了他的离开,她没有哭,但是心口闷闷的,有一种说不出的悲伤。她起床灌了自己一大杯水,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奇怪的是,风走后,这儿就再也没有风吹过了。
夕雾又变成了以前那个寂寞的女孩。
一日,在整理房间时,夕雾偶然找到了以前母亲给自己读的童话书。她好奇地翻开第一页,字迹已经有些模糊,但总的来说还算清晰:
从前有一只风妖精,他是个热爱冒险的旅行家。他每天都去世界各地游览,从不停歇。后来,风妖精喜欢上了一个人类女孩,为了接近她,风妖精不惜消耗自己修炼几十年的能量,化为人形,与女孩一起度过了美好的十天。能量消失的那一天,风妖精再次变回了风,再也没有力气四处游荡。他选择呆在了女孩身边。风妖精在意识消失的最后一刻将女孩着急寻找自己身影的背影牢牢记在了脑海中,融进了四处的空气中。
书掉在了地上,啪嗒一声,无人去捡拾。
夕雾依旧坚持编故事,讲故事。
但她这次不再为自己一个人编故事了,她不仅将自己编进了故事中,还加了一个新的人物进去,新人物的名字叫风。
夕雾知道,她不再需要定时定点去外面讲故事了,属于她的听众就在她的身边,在她身边的每一寸空气与土地中,无时无刻不包容着她。至于为什么自己感觉不到,只是因为自己太迟钝了,这一点,风早就说过。
这个故事太长,只有风听我讲。

评论

© 熟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