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白

「因为,就是很喜欢呀。」
万年竹中心咸鱼写手
林是我永远的本命 是执念
梦间集无脑吹 永远喜欢绿竹棒
和画师 微博 @Arklins 长期合作
她是神仙 我爱她

【荒竹】缺一

警告:BE注意!刀里带糖!最终结局前文有伏笔!如果有不理解的地方欢迎评论问我。


《缺一》cp荒竹

  “我会将神明带回人间。”

 

  今夜的风很冷。

  万年竹能透过稀疏的树叶看见明亮的月亮。辉夜姬曾经摇着玉枝在秋天的夜晚指着那轮玉盘跟他讲那来自天空的故事。小姑娘的声音甜甜的又柔柔的,让人忍不住给予她无限的怜爱。她说,月亮上有壮观的宫殿。她说,月亮上有长着兔耳朵和狼后腿的妖怪。她还说,月亮上住着美丽的少女,于高高的苍穹上垂眸,将世间百态收入眼帘。

  “你怎么知道的那么详细?”竹妖问她。小姑娘晃荡着腿,倚在巨大的竹子坐骑上左右摇摆了好一会儿,才有些迟疑地开口:“不知道呢。可能我……也来自那里?”言毕,她自己先吃吃地笑了起来,摇着小小的脑袋。怎么会呢,她笑个不停,我可是一直沉睡在那一小节竹子里呀。

  后来的事情,万年竹记不太清了。妖怪的寿命总是漫长,在他万年的生命里有足够多的人和事来填满他有限的记忆空间。最后一次见到辉夜姬,她墨色的长发褪去了浓厚的色彩,灰白一片,连身下坐着的竹子也变得蓝莹莹,照得发丝反射出浅紫的光芒。她的嘴张张合合,万年竹在这记忆里竟听不清她的话语,只能隐约听见属于少女的平静又冷静的声气。

  他盯着她的唇形。

  “再见了,竹子先生。”

  从此一位神明离开人间。

 

  妖怪的脚步迅速,很快整个身子就隐在树林深处。高大的树木撑起密实的阴翳,月光被挡在外面,树林里黯惨惨一片。万年竹看不清前方的路了,于是他停下脚步,开始寻找歇息的地方。土地被各种各样的植物占据,根茎在看不见的地底也进行着激烈的争夺战。万年竹找不到暂时生根的地方,干脆选了一个较为隐蔽的位置和衣而卧。他稍稍松开一直紧握的拳,泛着蓝紫色光芒的碎片如流沙从中流淌而出,和妖怪散开的发丝混在一起,似是墨色幕布上缀满繁星,散发着令人舒适的温度。

  “还差一片。”万年竹伸手收回那些碎片,“马上,就能见到你了,麻烦的家伙。”

  

  “如果这是大人所愿,那么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白发的阴阳师以扇掩面,细长的眼略微上抬,毫不畏惧地直视面前高大的神明。神明伸出手摊开掌心,面色平静,只是低声催促:“快点,人类。”阴阳师还是笑眯眯的,合了扇子,正了神色,突然一个退步,单手于空中画开五角星阵,符咒从身旁飞散,汇聚在阵中央。

  “急急如律令!”

  砰地一声巨响,粉红色的蝴蝶从符咒中炸开,撞入神明的掌心。紧接着是爆裂的光团,一瞬间整个阴阳寮被强光笼罩,尘土飞扬,挂在门框上的风铃疯狂尖叫。待一切散去,当事人却不过是淡淡地收回手,道了声谢,转身欲走。“喂,且留步。”有人叫住他。一直在旁观看这仪式的万年竹走了上来,拉过神明的手,掌心内属于阴阳师的独特的契约标记发着浅浅的光。“就这么走了?”

  “嗯?”神明任凭对方拉着手,挑了挑眉,“啊,我忘记了……但现在可不是该休息的时候,万年竹。”“我不会阻拦你。但你忘了离开前应有的礼仪。”万年竹松开手,脸上浮现出不耐烦的神情。听罢,神明沉沉地笑了,一开始压抑着,渐渐紧绷的眉眼一块儿舒展开来。“我要走了。”神明直视着妖怪的眼睛,“明天见。”

  “尽量活着回来。”万年竹微微侧过脸,竹笛敲着掌心,“但,切勿贪生怕死。”

  “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一直都很清楚。明天见,万年竹。”

  翌日,在兽类痛苦的嘶吼中,万年竹没有再见到那个高大的身影。

  神明离开了人间。

 

  因为和阴阳师签订了契约,神明的灵魂得以保存。

  阴阳师两指夹着那一小片闪闪发光的碎片:“他的灵魂——其中之一,现在在这里。其余的部分散落在四方,只要能全部收集,他就能重归于世。”

  “不过……”他摇起了扇子,“收集灵魂需要极长的寿命和极大的信念。我知道,在这里的所有式神们,绝大多数都符合前者的要求。但……”他垂眸,见各式各样的妖怪们不是低下头去,就是顾左右欲言他。“我相信你们都是优秀的妖怪,”这个时候他又放缓的语气,似乎是在安抚,“但这个任务,不同寻常。”

  没有谁愿意将自己的下半生交付给一位和自己素无往来的妖怪身上,即便那个妖怪足以被称为神明。这是一场豪赌,赌注是生命,胜利的可能性却渺茫得宛若喝尽酒吞童子鬼葫芦里倒不尽的神酒。

  ”那么,请大人将这个任务交付给我。”沉默中有妖怪这么说。

  在众妖诧异的目光中万年竹从庭院门口笔直走到阴阳师跟前。他的神情一如既往的平静,明明他和那位神明平日看起来有些交情,对方的离去却似乎没有给他带来很大的打击。“我正好有些厌倦了在那片竹林里日复一日地吹笛,想着这几日去别处游历。虽然一想到会遇到数不清的无礼之人,但我还是决定明日就动身。”万年竹瞥了眼腰间别着的竹笛,“妖怪出行无需行囊。我不介意途中带着他一起——他真是个麻烦的家伙。”他在话的最后似乎小声嘟囔了些什么。阴阳师听完这番话,竟露出“果真如此”的笑容,拉过万年竹的手,将碎片郑重地放入他的掌心。

  “现在,你的手里握住了光呢。”阴阳师将妖怪的手指合回掌心,攥成拳,“我也没什么好告诫你的,但我还有一事,必须告诉你。”

  “来。附耳过来。”

 

  自此,万年竹跋山涉水。他带着神明的魂魄和心爱的笛子,翻过了最高的山,经过了最长的河;拜访了最萧条的村落,也目睹了诸门外的冻死骨。在弱小的小草妖手里他得到了第一片灵魂,为了报答,他帮她教训了欺负她的天邪鬼;在枫叶林的女鬼处他得到了第二片灵魂,作为回报他为对方的舞蹈伴奏一曲并告知了她所爱慕之人近期的消息。第三片、第四片……第四十九片。最终,还剩下最后一片。

  他找了很久很久,都没有最后一片的下落。直到听闻阴阳师的去世的消息,万年竹依旧在找。或许已经过了好几年,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但万年竹不担心,他的寿命足够长。偶尔在夜间他会想起那名叫辉夜姬的神明,她那神奇的大竹子和最终和她一起消散的故事。“那位大人……一直很温柔。”她的小脸上荡漾着平和的笑意,“竹子先生也这么觉得吧?他的星辰和我的竹林流水,不知道竹子先生更喜欢哪个呢——啊,金鱼姬比较喜欢我的哦。可大人的,我觉得也很美丽。”

  万年竹的睡眠很浅。一阵窸窸窣窣间他猛然惊醒,手中紧握的碎片烫得可怕,且一个劲儿地朝一个地方蹿。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顾不得别的什么,松开了对碎片的禁锢,追着它们跑了起来。扒开一颗又一颗矮灌木,万年竹发现在最深处的浅坑里蜷缩着两个小小的妖怪。碎片停了下来,悬浮在半空。

  “怎么了吗?”他尽量放缓的声音。

  其中一只妖怪抬起头看他,身子瑟瑟发抖。是还不会说话的小妖怪,万年竹想了想,伸出手来触碰另外一只妖怪的背。生命的气息在流逝,他下意识抬起了手,远离死亡,是每个生命与身俱来的本能。他低头,那妖怪嘴里不知什么时候衔起一块碎片:他寻找多时的,神明被撕裂的灵魂。“……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吗?”万年竹咬咬唇,“愿意和我做个交易吗?你给我那片东西,我帮你治好你的同伴。”

  小妖怪盯着他没有动作。

  “……”万年竹这次沉默了很久。

  “好吧,”他的声音越发低沉,“我再给他足够长的寿命……五百年,怎么样?”

 

  万年竹将最后一片灵魂送回半空。

  一片、两片……五十片、五十一……片。多了一片。

  终于要和那家伙见面了。想到这里,万年竹有些疲惫地笑起来。他不是爱笑的妖怪,此刻也不由自主地弯起嘴角。他闭上眼,半晌,似是下定了决心般伸出手,摘下其中一片最明亮的灵魂,收回掌心。他照着当年阴阳师所教导的那样,依葫芦画瓢用对方交给他的符咒摆好了阵。

  “欢迎回来,”他望着碎片们以螺旋状飞旋着汇聚,“——荒。”  

  ——砰!

  空中爆出强大的气流,空气被划开的刷刷声惊走了一树的飞鸟。哗啦啦的振翅声夹杂着不知何处而来的呻吟,最终在一击闷响和风尖锐的喊叫中瞬间归为沉寂。巨大的威压缓缓平铺而来,悬于空中的神明重新睁开了眼睛。他眼里的茫然逐渐化为波澜不惊,在见到妖怪的刹那间迸发出不可置信的火花。

  “万年竹……”他飞快降落,颤抖着声音朝对方走去。

  万年竹站着没有动。“好久不见。不要如此急躁,太失礼了。”他伸出手去与对方的手相握,“我和阴阳师的约定总算完成了。”荒没有接话,他一把搂住了万年竹,拥抱得如此之紧,仿佛要把对方活生生揉进自己的骨肉里。

  突然他听见万年竹在他耳边低语。

  “拿着我的竹笛。”妖怪的声音有些沙哑,像是带了些哭腔,掺和着大大的喘气,“记住我,忘了我,然后……”

  荒睁大了眼睛。“万年竹——”

  “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所以……明天……见?”

  有东西被捏碎的声音。

 

  “你手上拿着的这片……是神明魂魄的本源。其余的部分能和他产生反应,从而使你发现他们。当你集齐其他五十片后,再将这片放回,他就能复活。不过……”

  “不过什么?”

  “本源封印着他这之前的所有记忆。但这些东西会成为他重归于世时的累赘。如果将他一齐放回,可能会——失败。你可以选择不放,但之后一定要捏碎他……以防后患。”

  “我知道了。”

  竹妖在笑。

 

  “我会将神明带回人间。”


评论 ( 14 )
热度 ( 26 )

© 熟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