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白

我记得我是荒竹写手(笑容里露着疲惫贫穷和爬墙)

【荒竹】猫(3)

我已经不会写文章了。
还在复健。谢谢大家的支持。

《猫》第三章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阴阳师就来找荒了。
   荒睡眠极浅。当阴阳师小心翼翼地拉开移门时,他就已经衣冠端正地盘腿坐在桌边等候了。油灯昏昏暗暗,勉强照亮了荒的半边脸,光影凸显着神子精致的五官,竟让那冰冷的面容有了一丝丝的温暖。“那么早来拜访,是有什么急事么,人类。”
阴阳师堆起歉意的微笑,事实上他困得不行,面部肌肉似乎还在沉睡,在荒看来那笑容就像哭似得。“加急悬赏……求助。京都那边又有恶鬼作乱——你知道的,最近很不太平。”荒当然知道原因,便低低应了声,拂了衣摆站起来。“我们早去早回。”姑获鸟他们有足够的能力应付数量庞大的小妖怪,但面对数量庞大的、还懂些招数的妖怪就会吃力很多。荒的幻境一开,整个京都就是他的主场;一旦他开始召唤从天而降的流星,就没有一个妖怪能够逃掉。当然,这通常是不能够无声无息地实行的,除非让辉夜姬的竹林流水暂时掩盖星辰幻境中的厮杀——阴阳师没有召唤到辉夜姬。因此,趁着整个京都还在梦乡中,速战速决是最上策。

一人一妖回寮时太阳已经爬到最高的山头。远远地,庭院处就传来帚神扫地的沙沙声、鲤鱼精溅起水花的哗哗声、孩子们嬉戏的打闹声、女子们清脆的谈笑声,还有一连串婉转的笛声——笛声?寮里没有大天狗,想想也不可能,阴阳师的心里没有那大妖怪所认同的大义,他怎么肯屈尊降临呢?那么,笛声的主人是谁,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很清楚了。
荒婉拒了桃花妖和樱花妖的治疗,在后者担忧的目光里大步朝笛声传来的地方疾步而去。大妖的自愈能力很强,荒不担心自己身上那些只是看起来可怖的皮肉伤。他更在意万年竹:那个妖怪,明明说是暂避,怎么还大大咧咧地吹起笛子来了。怕不是想让全寮都知道他的存在?
笛声在荒可以看清万年竹的背影的时候戛然而止。他能隐约听见万年竹说话的声音,大概能猜出他现在心情不是很糟。这让他稍稍放了点心。
“好了,我吹完了,不要再缠着我了……安静点!”
万年竹直挺挺地站着,还维持着吹笛的姿势,语气恶狠狠的,却任凭身边那些只山兔对他的衣摆拉拉扯扯。小兔子们完全没有理会万年竹的话语,依旧吵吵嚷嚷的,希望他能再吹上一曲。这个时候荒赶来了,被困住的竹妖向对方投去求救的目光。荒不禁哑然失笑,大步走过去,道:“万年竹,我有一事与你商谈。”
话一出口,山兔们便听话地松开了手,而后在荒的威压中飞快地朝水池边跑去了。万年竹如释重负,将笛子重新别回腰间,手掌抵着额头舒展了眉头。“多谢。”他说,“烦人的小孩子……无论是妖怪还是人类,都一样不讲规矩。”
“你还是太温柔了。”荒评价道。
“原话奉还。”万年竹迅速朝荒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在荒反应过来之前又飞快地收回了。“你的伤……怎么,还没治疗?”他话锋一转,把话题扯到了荒身上。继续追问刚才的事不是荒的风格,他只得顺着话头接:“不过是些小伤。”
他举起手臂,给万年竹展示已经开始自愈的伤口:“你不必担心我。倒是你,怎么被小妖怪缠住吹起笛子来了?这可一点也不低调。”万年竹的猫耳颤了一下,他绷着脸,不情不愿地解释:“是我疏忽。起床离房时,恰好被赛跑途中的小妖怪撞见。我希望她们不会把寮内新添成员的消息传遍全寮。”
“她们一定会。”这回荒接的很快。
“……”万年竹身后的尾巴卷了起来,猫耳后压。他一把拽住荒的手腕,也不顾对方吃痛的吸气声,强硬地将他向房间里拽去。
“闭嘴。”他哧哧地出气,“既然你不去找寮内会治疗的妖怪,那就由我给你上药了!”

评论 ( 4 )
热度 ( 17 )

© 熟白 | Powered by LOFTER